西汉帝国的红色男爵:骠骑将军霍去病

发布时间:2019-02-11 21:31:31

红色男爵——曼弗雷德·冯·里希特霍芬,是一战时德国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。

在整个战斗生涯中,曼弗雷德击落了80多架敌机,成为一战时击落敌机最多的王牌飞行员。

个性张扬的他,还把自己驾驶的战斗机的一部分涂成红色,向敌方飞行员挑衅。

红色男爵曼弗雷德

红色男爵的绰号由此而来,他成为德军的一面精神旗帜。

1918年4月,曼弗雷德的战机被一颗子弹偶然击中,他的不败神话也就此终结。

然而,无论是德军还是英军都不相信曼弗雷德被击落阵亡。因为,此时的红色男爵俨然成为不败的传奇。

绝世的战斗表现和鲜明的个性,使曼弗雷德封神。

而在2000多年前,也有这样一位战无不胜、个性张扬的传奇战神,他就是西汉帝国的骠骑将军——霍去病。

骠骑将军 霍去病

关系复杂的私生子

跟红色男爵的贵族出身不同,霍去病是一个私生子。

平阳县的小吏霍仲孺与平阳公主府的婢女卫少儿,私通生下了霍去病。

霍去病母亲卫少儿有一姐一妹,分别是卫长子和武帝的皇后卫子夫。霍去病也就有了一个当皇后的小姨。

卫子夫与卫少儿

霍去病的姥姥卫媪与平阳县县吏郑季,私通生下了卫青。霍去病也就有了一个当将军的舅舅——卫青。

平阳公主府或者说平阳侯府,绝对是一个传奇的地方。

汉武帝时期的大将军们,从卫青到霍去病再到李广利,基本上都与平阳公主府有着极为“复杂”的关系。

而汉武帝有两位皇后——卫子夫和李夫人,也都出自这个传奇的地方。

卫媪与其女儿们,是足够的奔放。平阳县的小吏们,也是足够的胆大。平阳侯府与平阳县府之间的关系,当真也是足够的亲近。以后,真得可以为平阳公主和平阳侯府立传一番。

个性张扬的真性情

卫青是私生子。所以私生子的卫青却处处谦卑。

出身不好、少时微贱,所以塑造了卫青的谦卑性格。

这是典型的弗洛伊德推理。

西汉大将军 卫青

同样是私生子出身的霍去病,则是处处张扬,外不惧匈奴、内不怵老臣,连汉武帝的话都不听。这又怎么解释?

所以,就个人的性格而言,阿德勒的解释可能更为靠谱。

你之所以谦卑、之所以张扬,与他人无关、与环境无关、与出身也无关,而是因为谦卑或张扬会给你带来好处。

于是出于这种目的,你就是想成为那种谦卑的人,或就是想成为那种张扬的人。

个性张扬的骠骑将军并没有因为张扬的个性而临祸,反倒因此处处受益。

天子尝欲教之孙吴兵法,对曰:“顾方略何如耳,不至学古兵法。”

作为帝国最高领袖的汉武帝要亲自传授霍去病兵法。这既是一种喜爱,也是一种培养。

但是,霍去病不领情,直接来了一句:我霍去病临战看一下方略就可以了,没必要学习古人的兵法。

这个回答不仅没有触怒汉武帝,反而让武帝更喜欢霍去病,不仅不生气,反倒认为这是一种率真,所以处处护佑。

个性张扬在为人处世的表现上就是敢爱敢恨、任性敢为。

郎中令李敢击伤霍去病的舅舅——大将军卫青。霍去病直接在狩猎中把身为九卿高官李敢射死。

此等任性大祸,汉武帝表现出了极度的偏爱和包庇,只说李敢是被鹿撞死的,而消弭此事。

而张扬的个性表现在战场上,就是霍去病的那种敢于犯险、孤军深入的作战方式。这种作战方式不仅未曾遇险,反而处处占得先机,在与匈奴的作战中屡战屡胜。

孤军深入的猛将军

因为与卫青、与卫子夫以及与汉武帝的种种亲近关系,刚刚年满十八岁的霍去病便入得宫中,成为武帝的侍中。

武帝时期的新秀将军们,几乎都曾做过汉武帝的侍中,其他如卫青、李陵等。

汉武帝 刘彻

在汉武帝皇帝身边混久了,再到军中历练,然后再成为方面军司令。有了这种履历,汉武帝用着放心、使着也顺手。

袁世凯有北洋系,蒋介石有黄埔系,而两千年前的汉武帝也有一支“侍中系”。后世的中国皇帝们当真应该学习一下汉武帝的这种选将方式。

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加之本就张扬的个性,刚随卫青出征,霍去病就敢带八百骑兵远离大军几百里,孤军深入、直插匈奴腹地。

这次冒险的举动不仅没有损兵折将,反而让霍去病立了战功。

票姚校尉去病斩首捕虏二千二十八级,得相国、当户,斩单于大父行藉若侯产,捕季父罗姑比,再冠军,以二千五百户封去病为冠军侯。

《史记》认为霍去病是运气好,所以才能屡次孤军深入而未曾遇险。

这种观点就需要纠正一下了。如果是一次孤军深入而建功,那可以说是运气。但是如果每次都是孤军深入而建功,那就只能说是能力了。

霍去病所采用的这种孤军深入、长途奔袭的战法,就是能够对付匈奴。用一个比较时髦的名词,可以说这是“算法”的胜利。

那种用大军直接与敌军正面对攻的战法,适用于中原战争,比如楚汉争霸和七国之乱,但不适用与草原匈奴的战争。

草原游牧骑兵

霍去病的这套战争“算法”正好与他的张扬个性相得益彰,孤军突进、长途奔袭、快速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,然后快速撤出战斗。

其实,这种战法并非霍去病独创,而是匈奴人的一贯作战方式。

匈奴的游牧骑兵就是这样快速突进到汉帝国的腹地,烧杀抢掠一番,然后就快速撤离。

只不过匈奴人的作战目的是抢粮、抢钱,而霍去病的作战目的是歼灭匈奴的有生力量,或者说是杀人、抢人、抢牲畜。

战略要地的担大任

在幅员辽阔、地形复杂、气候适宜、人口繁盛的东亚大地上,即便是生猛如蒙古铁骑也很难通过一战或几战就把敌人全都杀干净。

所谓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,只能说想法很好,但可操作性不强,而且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成本太高。

虽然蒙古人有灭族党项西夏的历史,但可复制性实在不强,代价也太高。

所以,取得战争胜利的关键就是抢夺战略要地。

比如战国时期的函谷关、宋元对峙时期的襄阳城以及明清鏖战时期的山海关,这些战略要地足可以抵得上精兵百万。

汉匈之战的河西之地就是这样的战略要地。

河西之地

河西之地包括今天甘肃省的酒泉、武威、张掖、敦煌等地,也称河西走廊。原本是大月氏控制的,冒顿单于时期,被匈奴占领。

之后,匈奴的浑邪王统治酒泉及周围地区,匈奴的休屠王控制武威及周围地区。

于是,匈奴人就长期扼守河西走廊,既能阻断汉帝国与西域诸国的联系,又能向南与羌人联合,还能以此为跳板,直接威胁汉帝国的关中地区。

此外,河西地区气候寒潮,水草丰美,非常适宜游牧民族在此放牧繁衍。所以,即便是居无定所、逐水草而居的草原游牧民族,也不会轻易放弃河西之地。

所以,杀再多的匈奴骑兵、抓再多的匈奴俘虏、获再多的匈奴牲畜,都不如拿下河西之地更有价值。

汉武帝之前是防范匈奴进攻,汉武帝之后开始主动出击反攻匈奴,但河西之战才是真正地主动进攻,要从匈奴手里抢到这块战略要地。

汉武帝把收复河西之地的战略重任交到了霍去病手中。此时,匈奴人的真正厄运也就来临了。

两千多里的大迂回

两次河西之战,堪称霍去病的经典之作。

第一次河西之战,公元前121年春,霍去病率一万骑兵从汉帝国的陇西郡出发,翻越乌戾山、渡过黄河,直接进击匈奴遫濮部、斩杀遫濮王。

而后,快速渡过狐奴水,六天转战千里,攻破匈奴五个王国,逼降河西地区诸多草原部落。

皋兰山之战

再后,继续高速推进,翻越焉支山,长途奔袭千余里,在皋兰山一带与匈奴主力展开战略决战,真正重创了匈奴在河西地区的军事力量。

骠骑将军率戎士逾乌盭,讨遫濮,涉狐奴,历五王国,辎重人众慑慴者弗取,冀获单于子。转战六日,过焉支山千有馀里,合短兵,杀折兰王,斩卢胡王,诛全甲,执浑邪王子及相国、都尉,首虏八千馀级,收休屠祭天金人,益封去病二千户。

第一次河西之战胜利后,汉帝国根本就不给匈奴喘息的机会,直接就在公元前121年的夏天发动了第二次河西之战。

说实话,汉武帝的战略设计非常好,分两路出击:

第一路是由霍去病与公孙敖分率数万骑兵从北地郡出发。

汉军先向西北行军,渡黄河、越贺兰山、穿过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。

在抵达居延泽(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北)后,大军转向西南行进。

抵达小月氏后再向东行军,然后在祁连山与合黎山之间的弱水上游地区,从浑邪王、休屠王军侧背发起猛攻。

第二路是由李广和张骞率数万骑兵从右北平出发,向西进军,其战略目的是牵制匈奴军队,使其不得支援河西之地。

但是此战却出现了两个猪队友。一个是张骞。李广率四千士兵与匈奴的四万骑兵已经打上了,但是他没到,导致李广部损失惨重。

另一个就是公孙敖,这个人好像一直都是猪队友,要么损兵、要么无功,这次是迷路,带着上万精兵在茫茫草原上转着玩。

但是霍去病就是足够生猛,直接甩开公孙敖,大军团迂回包抄至祁连山后就立即发动进攻。

第二次河西之战

匈奴人万万没想到汉军会这么玩:能大纵深地迂回2000多里去包抄自己,所以只能仓促应战。

汉匈之战持续了百余年,但军团级别的会战,次数并不多。不是汉帝国不想,而是匈奴不想这么打。

骠骑将军去病率师,躬将所获荤粥之士,约轻赍,绝大幕,涉获章渠,以诛比车耆,转击左大将,斩获旗鼓,历涉离侯。济弓闾,获屯头王、韩王等三人,将军、相国、当户、都尉八十三人,封狼居胥山,禅於姑衍,登临翰海。执卤获丑七万有四百四十三级,师率减什二,取食於敌,逴行殊远而粮不绝,以五千八百户益封骠骑将军

经此一战,“匈奴远遁,而漠南无王庭”。

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

英雄要有能力,但更要有特色。

让我们印象深刻的,往往不是那些最有能力或最有武功的英雄,而是那些特色鲜明的英雄。

这一句“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”,就足以让骠骑将军的霸气和张扬,印刻在我们民族的记忆中。

司马迁偏爱李将军,对骠骑将军的溢美之词并不多。

司马迁

但是,骠骑将军霍去病的不世武功是无法泯灭的。

最票骑将军去病凡六出击匈奴,其四出以将军,斩首虏十一万余级。浑邪王以众降数万,开河西酒泉之地,西方益少胡寇。四益封,凡万七千七百户。其校尉吏有功侯者六入,为将军者二人。

歼灭俘虏匈奴十一万人,逼降匈奴浑邪王部数万之众,开河西四郡,此等武功足以彪炳史册。

骠骑将军霍去病的人生只有24年,虽然不长,但他的武功足以在历史的长河中掀起一番波浪。

骠骑将军不恤士卒。但攻占杀伐、无往不胜而“首虏过当”,就是最好的体恤士卒。而策勋庙堂,随其出征将士皆获封赏,足以激励三军。

他射杀李敢。但李敢是有错在先,“击伤大将军”也是死罪。

他个性鲜明,但“少言不泄”,并不缺少情商。大将军卫青体察武帝喜好而不招揽宾客,“票骑亦方此意,为将如此”。霍去病也是这样做,只是做好一个打仗的将军。

骠骑将军个性张扬、敢于深入险境,但与其能力相得益彰。他不习兵法仅顾方略,但作战洒脱而不拘泥,长驱直入而屡战屡胜。

骠骑将军去世的时候,汉武帝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哀悼和痛惜。